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互联网猎头分析中国互联网出海为何不愿强攻欧洲市场?

发布人:高邦猎头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5

最近几年,从微信、抖音、支付宝到茄子快传、猎豹移动等产品都在强攻海外市场,快手、YY等公司在南美市场快速增长,BAT近年来也不断在海外投资、落子布局等。中国互联网出海是中国互联网产业转型和产能过剩需要分流的结果。印度、东南亚是国内互联网出海的首选与重点市场,但是市场版图庞大的欧洲市场,是国内互联网不愿意碰或者说不太敢去强攻的市场。互联网猎头跟大家一起来了解。

互联网猎头分析中国互联网出海为何不愿强攻欧洲市场?-十大猎头公司【高邦猎头】

 

由文化差异、用户价值与渗透空间决定

互联网讲究网络效应与规模效应,互联网项目的价值上限主要取决三个因素:用户群价值,渗透率、变现模式。一款产品的用户体量是决定产品价值最根本的指标。而用户群价值受目标市场GDP与经济水平影响。

出海目标市场的选择,互联网用户群规模大小与渗透率更关键,渗透率高,意味着蛋糕与市场增量所剩无几,投资回报率低。渗透率低意味着更高的人口红利与更低的进入门槛,根据《2018全球数字报告》显示东南亚地区互联网渗透率是58%,欧洲市场的渗透率达到了80%-90%。

在以印度、东南亚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中,尽管互联网服务排名靠前的公司也是硅谷大厂,但是本土化程度不深,渗透率远未达到欧洲市场的程度,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要在这些国家打开局面要更为容易。

此外,还可以从文化、地域、土壤等诸多方面来看,无论是日本韩国东南亚地区,在文化上与国内有一致性与类似性,用户对产品的体验感知与心理上的文化认同层面,亚洲人的心理感知与共情力大致类似,但欧洲与美国文化更为契合。

市场分散,硅谷巨头已垄断各领域市场

道琼斯统计数据曾经显示,全球估值超100亿美元的创业企业中有6个分布在美国,2个在亚洲,而这个数字在欧洲是零。全球市值最高的20家互联网公司中,美国占了11家,亚洲国家占了9家,而欧洲同样连一家都没有。

欧洲基本被来自美国的互联网企业攻陷。搜索是Google、社交是Facebook、Instagram、邮箱是Gmail,视频是YouTube,社交媒体是Twitter,桌面PC办公是微软,电商是亚马逊。因此,欧洲手机用户可以说高度依赖谷歌等巨头的产品服务,谷歌断供华为移动GMS服务,华为要面临的最大损失市场可能就在欧洲市场。

因此,在互联网的规模效应下,国内巨头想在已有的互联网主流(搜索、社交、视频、电商等)领域抢夺已经被硅谷巨头完全覆盖垄断的欧洲存量用户市场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在中国或者美国,产品推出渠道铺开面对的是统一的几亿用户的市场,但在欧洲小国林立,人口稀少、国家政策与语言文化各异成为重大障碍。拿欧洲人口大国法国来说,它的人口总数是6699万人(2018年)。

对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,6000万人足够生存,但在互联网行业,6000万用户的市场总量即便拿下一半的市场份额,也不能做到足够的影响力与规模,缺乏一个庞大的市场作为依附,互联网产业也很难有规模效应。

欧洲有27个成员国(英国已脱欧),这意味着有27个不同法规监管税收与文化市场与市场规则,就拿移动互联网创业来说,做一个应用程序或者IT类企业级产品,要推广到整个欧洲市场,要涉及到20多个语言版本与市场定位与用户需求以及不同的政策限制。

而欧洲不同国家之间存在着不同的税收、劳工政策,以及各种官僚主义障碍,这些天然的壁垒,是互联网公司对欧洲望而却步的重要理由。

欧洲资本与传统产业绑定太深,本土市场难以获得资本支持

对于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来说,要出海欧洲就要本土化推进渠道与用户的运营与营销,吸引本土化人才,能获得本土化资本的支持以及引入本土化的力量去开拓市场。

但是欧洲资本与欧洲的传统行业绑定太深,缺乏对互联网、新兴产业创业者的政策扶持力度。在美国,具备价值的创业公司通过风投获得资本并不难,硅谷从来不缺伯乐。

欧美同属西方社会,但在经济运营的模式上却不尽相同。欧洲企业的融资渠道主要是银行贷款。但即便是银行,也很少对中、小企业或者创业者的放贷。在部分欧盟成员国,银行贷款占所有融资渠道的比例高达90%以上。

而欧洲资本习惯性的将钱充分投入到涵盖金融、房地产、能源、电信、汽车、奢侈品等欧洲传统行业,利益集团按照惯性与传统行业进行资金捆绑。

欧洲的税制、监管与隐私政策

欧洲的税制、监管以及创业土壤等诸多方面,让跨国公司尤其是互联网科技类公司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当下在欧盟,个人隐私保护法案——《一般数据保护条例》(GDPR)已经正式付诸实施。它需要针对会收集哪些数据、如何使用这些数据以及与谁共享数据作出清晰且全面的解释。

最近几年,欧盟几乎每年都会盯着几个硅谷巨头,轮流开罚单,然后一众硅谷巨头表示要上诉,但几乎没有上诉成功的。比如在2018年欧盟对谷歌开出43.4亿欧元的天价罚单,2017年8月,欧盟委员会与苹果的纠纷也闹得沸沸扬扬,欧盟裁定苹果必须将153 亿美元税金返还给爱尔兰政府。这背后有欧盟与美国政治上的博弈的意味与成分在,但从这些欧盟的罚单来看,重点多与隐私相关。

而尽管欧盟在数据保护层面强势地制定了全欧统一的GDPR,但各成员国在税收、电子支付等领域却依然各自为政。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,让它基于如何收集的消费端的数据给出公开透明的授权与解释,去赢得当地监管机构与用户的信任,去一个个国家逐步打开市场,这难度非同小可。

因此,在欧洲运营的难题在于,隐私问题、内容监管问题是其在海外运营的难题与高压线所在,但在国内,内容、游戏、工具类、社交类产品是出海的三大主力,从内容到社交产品,国内的玩法标配是算法——普遍的做法是收集用户数据驱动算法推荐机制,这极为容易触犯用户信息等隐私权的界限,遭受监管与罚款风险。

免费通话
免费电话咨询服务,输入号码请放心接听

咨询客服

电话回呼